澳大利亚退休金产业的代表团体指出,低收入、无技术的工人依赖零工经济(gig economy)维持生计,却也失去了强制性的雇主退休公积金。

澳大利亚退休基金协会(Association of Superannuation Funds of Australia,ASFA)希望目前的强制性退休公积金制度得到彻底改革,以确保在Uber、Deliveroo和Airtasker等共享经济平台上就业的人员能够积累起属于自己的退休储蓄。

当前的规定是,月收入低于450元的员工无权享受雇主必须缴纳的退休公积金,而ASFA则希望这一规定能够发生改变。

ASFA会长马丁·法希(Martin Fahy)警告说,零工经济的快速增长意味着许多独立承包商处于不利地位,在某些情况下也遭到不道德的雇主剥削。

法希博士说:“已经在某种独立的工作安排下经营的员工,如独立承包商,将迁移到基于网络的平台上,而新的零工经济工作将被创造出来。”

“变革的需求非常强烈,如果不进行任何政策改革,日益增长的零工经济将意味着退休时的退休储蓄金额降低。”

“这将减少退休金和退休收入制度的普适性。”

ASFA估计,约有10万名工作者(占澳大利亚劳动力的0.8%)在Uber、Deliveroo和Airtasker等基于网络的平台上讨生活,他们失去了强制性的雇主公积金,处于不利地位。

ASFA的研究还对“假合约”提出了警告,狡猾的雇主把员工伪装成“独立承包商”,以逃避支付退休公积金的责任。

法希博士说,零工经济的兴起意味着必须改革退休公积金的规定,以涵盖那些可能要打好几份工才能维持生计的自雇人士。

法希博士说:“这对于零星打工、收入低廉的人士而言特别重要,对于那些把零工经济当成副业的人来说也很重要。”

“地处这个法律‘灰色地带’的员工人数正在增加,这个问题只会变得更加普遍。”

ASFA发布了一份讨论文件,研究了零工经济工作者的退休金和养老风险。在文件中,ASFA表示,将近四分之一的自雇人士没有退休金,而妇女比男人更加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