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热门关注, 留学移民

家长为何要向「免费」公校付钱?维州学校年获3300万

维州公立学校去年从家长、企业和公众的捐款中获得了3300万元的资金,相当于新建两座小学的经费。

家长们不惜自掏腰包和光顾募款香肠摊来资助学校,专家们说,这往往是为了弥补州政府拨款的不足。

维多利亚语言学校(Victorian School of Languages)名列第一,获得了超过100万元的捐赠,该校有40个校区,教授主流课堂不教的语言课程。该校获得捐助包括家长和学校支付的课程费用。

墨尔本高中(Melbourne High School),多维顿学院(Doveton College),巴尔文高中(Balwyn High School)和布伦特伍德中学(Brentwood Secondary College)也在获得资助最多的学校之列。

但还有29所学校的收入不到100元,包括9所一分钱都没得到的学校。

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教育专家戴维·欣吉尔博士(David Zyngier)说,筹款一直是都是学校资源的“组成部分”。但他表示,缺乏政府拨款,使学校面临更大的募捐压力。

他说:“学校被迫在Bunnings五金店外摆摊买香肠来筹款。他们被告知必须为自己的工作寻求慈善支持。但这变得越来越难。”

根据《信息自由传播法》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维州学校平均收到了22,370元的捐款。

维州的精英学校获得的资助全部超过平均水平。

Goornong Primary School used donations to pay for a new playground. Picture: Rob Leeson

墨尔本高中获得了920,378元。得益于慈善协议,多弗顿学院(Doveton College)排名第三,获得了 843,623元。

麦克罗伯逊女子高中(Mac. Robertson Girls’ High School)获得了133,101万元,诺萨尔高中(Noss​al High School)获得了99,113元,苏珊科里高中(Suzanne Corey High School)获得了28,225元。

相比之下,没有获得任何捐赠的九所学校被认为是“社会教育”的弱势群体。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学校”(Our Children Our Schools)主席凯特·霍尔(Cate Hall)表示,捐款可能会加剧不平等现象。她说:“如果精英学校或地处社会经济背景较高地区的学校,由于家长有钱,而获得明显跟高的捐款,这将加剧我们学校系统中的不公平现象。”

教育厅长詹姆斯·梅里诺(James Merlino)表示,政府资助将确保所有学校,包括那些没有获得大量捐赠的学校,都能给学生提供最好的资源。

July 31,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Jun   Aug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