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澳洲八成外劳被克扣工资 工会吁扩大权力检查职场

新州工会(Unions NSW)说,在外文媒体上发布的招聘广告里,澳洲企业给外籍工人的待遇远远低于国家标准。

据澳广公司报道,新州工会发现,澳洲各地在韩文、中文和西班牙文媒体上发布的网上招聘广告里,80%的待遇均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在为期两年的调查里,工会聘请的翻译以求职者的身份去收集数据。

“这太荒谬了,这个国家有那么多工作没有按法定要求来付工资,特别是对那些第一语言不是英语的人,”工会秘书莫里(Mark Morey)说道,“我们发现,五分之四的工作给的待遇低于最低工资标准,也就是80%。”

Aluminium welding

工会希望利用周一公布的报告来敦促政府赋予工会更多权力进入职场、检查薪资记录。

“我们确实在敦促(政府)扩大工会进入职场的权力,从而检查薪资记录,”莫里说道,“我们将在未来几周在新州举行的州会议上提出这点。不过,我们也希望谭保政府和未来可能执政的工党政府表明立场,确保那些第一语言不是英语的人不会在工作时受到剥削。”

从韩国移民澳洲,在新州工会当翻译的安吉拉(Angela)说,克扣员工工资的雇主经常试图证明他们的工资是合理的。“有的人说,‘如果你在韩国工作,你的时薪只有5元左右,我给你的比这个多很多。’这真的很糟糕,不是吗?”

安吉拉刚到澳洲的时候去采摘过蓝莓,时薪只有4元到6元。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益,周围的人待遇也差不多,所以她不知道自己被克扣了工资。“我和我周围的朋友,都是韩国人,我们可以肯定的是,大部分公司给的待遇低于最低工资标准。”

A job ad in Korean advertised online targeting migrant workers.

在香港出生、目前住在布里斯班的海洛克(Heilok)也遇到同样的问题。他说,他刚到澳洲的时候也遇到了被克扣工资的事。“我当时在一个仓库里当叉车司机,时薪只有15元。”

海洛克找了公平工作专员,发现根据国家标准,他的时薪至少都得20元。

悉尼大学商学院讲师、《劳资关系期刊》(Journal of Industrial Relations)副主编克利本(Stephen Clibborn)表示,工人被克扣工资的现象愈演愈烈。“过去20年间,临时移民迅猛增长,他们主要集中在特定区域,比如城市里,经常沦落为弱势工人。”

他表示,部分原因可能是在于,雇主们认为自己因为克扣员工工资而被逮着的概率很小。“公平工作专员运用手中资源做出不俗的成绩,但他们手中的资源太少了。他们只有约250名检查员来调查澳洲的所有职场。”

另据《澳洲人报》报道,新州工会在去年3月和今年4月对200份招聘广告进行分析,发现78%的广告给出的待遇低于国家标准。

平均来看,这些广告给的时薪是14.03元,相当于平均短付5.28元。招聘保姆的广告给的最低时薪是4.2元;招聘办公室文员给的最低时薪是9元。这两种工作的最低工资标准都超过18元。

莫里表示,调查发现,这些广告可能造成雇员一年被克扣162万元工资,相当于一家企业一年克扣8,000元工资。

July 17,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July 2017
M T W T F S S
« Jun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