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正在改变澳大利亚劳动力的年龄构成,年轻移民,主要是20多岁的青年,占过去五年新增劳动力的80%。

从2011年到去年,就业人数增加了73万人,其中60万人是在此期间抵达澳大利亚的移民。

权威人口学家麦克唐纳(Peter ­McDonald)将在本周的的墨尔本研究所(Melbourne Institute)/澳大利亚经济与社会展望大会(The Australian Economic and Social Outlook Conference)上发表一篇论述,表示如果没有移民,那么过去5年里,55岁以下的工作者将不会有任何增长。

“如果没有移民,所有的新增劳动力都将在55岁以上。”麦克唐纳教授说,是年轻移民改变了澳大利亚劳动力的年龄结构。“其他新增劳动力大多来自提高就业参与率的老年妇女,而老年人口正在增加。”

来自墨尔本大学的麦克唐纳教授说,移民正在抢走本地人工作的说法是错误的。他说:“大多数时候,年轻工作者和年长工作者并非相互取代,而是互为补充,年轻工作者具备高科技技能,而年长工作者拥有经验。这是一件很好的事。”

麦克唐纳教授还说,移民也没有抢走失业者的工作。失业问题的主要是那些长期没有工作的人。

“移民与失业者根本不在同一个劳动力市场,在移民和非移民会在某些领域相互竞争,但从我们的技术移民项目来看,主要的情况并非如此。”

“失业澳人都是没什么技能的人。他们早早辍学,有时,在经济繁荣时期,工作岗位增加时,他们能够找到工作,但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不在劳动力队伍中。”

凯莉·霍塔(Kelly Hotta)是澳大利亚新一代移民中的代表。她出生在新加坡,在美国留学,之后又在日本和香港之间穿梭,最后爱上了悉尼的工作。

30岁的凯莉毕业于纽约康奈尔大学,去年4月来澳从事数据分析工作,她感觉自己已经找到了梦想中的城市。她说,能够对这个新国家有所帮助,对她十分重要。

“我第一次来悉尼工作,是在一场会议上做介绍,我从新加坡飞来,第一个想法是‘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她说。

“我真的被这里的天气、海滩迷倒了,这还是一座很棒的城市,我是个城市女孩。”她说,“我接受了这里的工作机会,觉得自己可能会在这里待个两年、三年、四年,但澳大利亚完全征服了我。”

凯莉有望很快获得雇主担保,成为澳大利亚的永久居民。

澳大利亚每年接纳超过20万移民,但新的争论正在出现。虽然现在的移民配额相比资源热潮高峰期的31.5万人已经大大下降,但远高于霍华德政府时期的平均水平11.5万。

前总理艾伯特把削减移民作为执政计划的中心,而工党则发誓要把本地人的就业“放在首位”,减少对海外工作者的依赖。

谭保政府已经对临时工作者做出了限制,但还没有碰移民配额。

削减移民的呼声不仅仅是基于就业竞争,还涉及快速增长的人口对房价、城市拥堵和文化紧张关系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