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澳洲这5位年轻科学家想改变世界

每天,从应用数学到动物学,年轻的澳大利亚科学家正在诸多领域进行着引领世界的研究项目。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全国广播网和新南威尔士大学合作,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到5名最活跃、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科学家。

他们将同澳广的记者和播音员一起在Top 5 Under 40(译者注: 前5位40岁以下的科学家)节目中传播“科学”的声音。

我们和他们促膝而谈,一同探究了他们的目标、事业以及他们的研究领域中澳大利亚人需要知道的。

地质学家: 汤姆·莱蒙多博士(Dr Tom Raimondo)

来自南澳大学的汤姆·莱蒙多博士是一名地质学家。(Supplied)

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想,就是能开发出一种像黑匣子一样的方法来解读石头。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比方。

在我们研究石头的这些日子,我们倾向于从诸多样品中挑选出差异极大且记录很不完整的那些。这并非一种规整或整洁的方式,于是我们在分析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猜想和误解。

我想要做的是开发出能帮助我们收集石头所包含的“完整信息”的工具,而且在一个石头的样本上刨根问底。澳大利亚的地质学者们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是领先的。

当我还在进行本科学习的时候,我最享受的就是去到很远的地点作业…如今我提出的许多问题其实都是在那时候冒出来的。

我希望人们能意识到澳大利亚有着全世界最好的地质遗产。我们无可否认它所呈现出的地球的历史。

倘若你前去新西兰,在那里看到的地质风貌都是“年轻的”,或者你去加拿大,看看那里的地质风貌都很古老。澳大利亚有它们的全部,所有古老的、年轻的以及介于古老和年轻之间的地质条件。

应用数学家:索菲·卡拉博拉多博士

来自麦考瑞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的索菲·卡拉博拉多博士是一位应用数学家。(Supplied)

我研究的是数学、流体力学(fluid mechanics)以及这两个领域中存在的一组非常重要的方程组——纳维-斯托克斯方程(Navier-Strokes equations)。这个方程组可用于控制所有流体的运动。

我想要解决的问题是:纳维-斯托克斯方程有奇点吗?这些方程可以捕捉所有的流动的物理场景吗?

这是个巨大的难题,我不知道我这辈子能不能解开这个难题。

在我从中学走入大学时,我立志成为一位天体物理学者。但是要学习物理学,你必须解决许多潜在的数学问题。就在那时,我深深地被应用数学所吸引。

同时,在物理学和数学的结合之中,我发现了自己对所有流动物质的热爱。

在我研究的领域还需要探讨的一件事是,澳大利亚学习高等数学的女性数量正在急速下降。

我觉得热爱数学的人们常常受到歧视,尤其是对女性来说。数学被刻画成为一种精英的领域。

但事实上,这些高等数学的技能将帮助人们为未来的工作做好准备。任何人都可以喜欢数学!

医疗科学研究者:邓盾·考兰德博士(Dr Denton Callander)

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的邓盾·考兰德博士是一位医疗科学研究者。(Supplied)

我想揭开性、广义上的性健康和科技之间的关系,

科技正在塑造我们性行为的形态,人们对此非常感兴趣。对我来说,这是我们所面对的一个最有趣的问题之一。

我认为我们有太多深刻的现实问题应当得到更广泛的探讨,比如说澳大利亚人中有一半患有衣原体性病(chlamydia)的人不知道自己得病了。

对我来说,这样的事实凸显了这种感染的狡猾之处——实际上,尽管我们对这种疾病有着深刻的了解,但它们依旧存在着。

它们的悲剧之美在于,这些病毒设法利用了人类伟大的非理性的东西:性。

如果将科技引入到性和性病的组合后我们发现,人们现已能够利用相关便利条件根据自己的意愿随时寻获性行为。这意味着疾病将会更快地被传播。

心理肿瘤学家:俄尔苏拉·萨恩索姆达利博士(Dr Ursula Sansom-Daly)

来自新南威尔士大学的俄尔苏拉·萨恩索姆达利博士是一位心理肿瘤学家。(Supplied)

我们尚不了解为何年轻人对像癌症这样的严重疾病能进行相对较好的调整,有些患者却长期面临着较大的困难。

我想确定这些潜在的因素,从而预测哪些年轻人可能在心理上面临最多的挑战。

我认为,当人们尤其是年轻人渡过癌症的治疗并被“治好”时,社会上有一部分错误的认知,以为他们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虽然对于像癌症这样的疾病来说,包括化疗和可怕的不适感的治疗过程会让人精疲力尽,但我认为许多人并没意识到,结束癌症的治疗过程可能会在心理上导致患者更为煎熬。尤其是在患者重新回到他们以前的生活环境时,例如在工作上、学校以及人际关系上,他们依然会担忧癌症有复发的可能性。

心理学家:迦玛·沙普博士(Dr Gemma Sharp)

来自科廷大学(Curtin University)的迦玛·沙普博士是一位心理学家及研究者。(Supplied)(Supplied)

我的终极目标是培养一个能公开探讨生殖器外观的社会氛围,无论是男性生殖器还是女性生殖器,当我们聊到时,我们可以像探讨身体其它部位的外观一样。

我认为让男性和女性去理解两性生殖器官的解剖结构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当前社会氛围中)对生殖器的歧视和羞耻感在人们的心理健康和性健康方面产生了十分负面的影响,受到影响的人数也与日俱增。

我最想看到的情况是,人们能广泛探讨多种正常的女性生殖器的外观所存在的巨大区别。外阴生殖器尤为如此,包括像小阴唇这样的外生殖器,在保护阴道方面以及性交的过程都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它们不是毫无用处的身体组织。

June 20,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June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