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教学结构不科学负担重 澳半数教师5年内离职

每个人都记得开学第一天的紧张情绪,但戈登(Margaret Gordon)度过了特别煎熬的一天。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22岁的她站在新州中央海岸一所小学的所有学生面前,校长介绍说:“这是戈登小姐,刚刚从悉尼大学毕业。”

十分钟后,有人带她去了一个二年级教室。

“我感觉工作量就跟滚雪球似的,”现在已经25岁的戈登说道,“一开始,我每天早上8点就在学校了,傍晚6点被清洁工赶走。周末还得做计划、收集资料。可能还有点时间去买日用品。”

后来,她学会管理好工作量,恢复了双休日,但对很多刚刚当老师的人来说,从学习到工作的过渡不是那么一帆风顺的。

澳洲近一半的教师会在工作前五年内离职,Hunter心理健康研究所进行的最新研究显示,这个问题可能来自于教学日的安排。

接受调查的453名新州教师里,三分之二的人表示,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时间管理和工作量太大。逾一半的人表示,他们希望把更多的时间用在协作、辅导和计划上。

研究的项目经理及主要调查员黑兹尔(Gavin Hazel)表示,教师们觉得,他们的时间很有限,但在如何利用时间上面的要求特别高。

新州教师联盟(NSW Teachers Federation)培训主任卡尔南(Nicole Calnan)表示,在学生成绩上,学校对刚刚工作一年的教师和有15年经验的教师怀着同样的期待。“如果我们怀有这样的期待,就必须保证为新教师提供支持,让他们在教学日拥有更多时间来进行专业学习,以及和其他教师协作。”

卡尔南表示,芬兰等国家对直接教学的时间要求比较少,成功地为教师在教学日提供更多在教室以外的时间。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课堂教学报告显示,澳洲小学教师每年必须授课6,060学时,芬兰的是3,794学时。该组织成员国平均的授课学时是4,553小时。

卡尔南表示,提升新教师的教学体验需要政策加强对教师福祉的关注,而不是单单关心学生的表现。

戈登说,她遇到一名不错的导师和校长,比较幸运,但她的很多同学就不一样了。“学校和学校之间的教学体验可能是天差地别。有的朋友说,学校管理层不支持他们,或者对他们施压;有的人说,家长的期待太高了。”

June 7,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June 2017
M T W T F S S
« May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