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来澳打工度假真那么好?日韩年轻人为何也往澳洲跑

华人学子对“打工度假”(Working Holiday)一定不陌生,除了澳洲、纽西兰等热门打工度假国家外,日本、美国、欧洲各国近年也成为打工度假圣地。打工度假不只在大中华区正夯,邻近的日本、韩国青年也纷纷在媒体上分享经验,从中除可窥见各国的经济问题,也能看到日韩青年对于赴海外发展的想法。

来澳打工度假真那么好?日韩年轻人为何也往澳洲跑

现代许多人透过“打工度假”签证到外国发展。(翻摄日本留学、打工度假网站)

学历阻隔就业机会 南韩青年转往海外

2015年12月18日的凌晨5时左右,位于澳洲斯坦索普(Stanthorpe)某个棚户区(指城市中有成片简陋民居的地区)房间的客厅里,响起刺耳的迪斯可音乐闹钟,过了5分多钟后,睡在客厅的韩国青年姜善宇(化名,26岁)才迷迷糊糊地醒来。

002.jpg

韩国外交部打工度假情报中心的介绍页面。(翻摄官网)

位于南半球的斯坦索普正值夏季,太阳早已升起,善宇起床梳洗后,便开着里程数超过30万公里的老爷车,前往约15分钟车程外的“阿斯埃斯”(Sweets Strawberry Runners)农场上班。善宇在农场主要担任“拔草员”,负责拔除杂草,进而保障草莓苗健康生长,工作时间为每天的清晨5时30分至下午3时。

随天色渐亮,火辣辣的太阳开始直射草莓田,苍蝇闻到草莓的香气不断飞近,体感温度估计高达40几度,除善宇外,草莓田里还有几名南韩青年,他们并排伏卧在与大型拖拉机连在一起,外型酷似烫衣板的“车床”上,连根拔除垄沟间丛生的杂草。

身穿“冰箱裤”(韩国流行的一种防暑裤装)工作的韩国青年李政焕(化名,29岁)说:“刚开始趴久了,胸部会产生很大的压迫感,后来我就透过运动锻炼出了胸肌。这份工作最让人痛苦的就是内容太简单、枯燥,我们常常只能放音乐来打发无聊感。”管理农场的总负责人斯威特说,这间农场总共有约20名韩国人,多半从事拔草、剪枝叶插枝的工作。

 从“地狱朝鲜”到“逃离朝鲜”

像是善宇、政焕这样的南韩年轻人,近年纷纷透过打工度假签证来到澳洲,从2015年6月开始工作的善宇说:“等我签证到期后,我准备去加拿大、纽西兰等地,继续靠打工度假签证打工。”政焕则是在2014年1月来到澳洲,目前已经延长了1年的工作签证,毕业于韩国大专院校的政焕说:“在韩国就算想做出一番事业,也会被学历阻隔,未来我打算定居在澳洲,或到菲律宾创业。”

如总负责人所说,辗转在斯坦索普农场劳作的韩国青年不在少数,且在韩国打工度假者中,“辗转各处农场”已经成为相互间的共同语言,因为凭着打工度假签证,最多只能在一个地方工作6个月,加上每个农场的作物收获时间不尽相同,签证者只能四处找新工作做。韩国国内约在2015年中旬出现“地狱朝鲜”(???)一词,除用来形容现代社会充斥校园霸凌、政府侵犯人权等不公不义的现象外,大批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的情况也被列在其中。

《韩民族日报》于2015年底采访15名在澳洲雪梨、布里斯本、科夫斯哈伯及斯坦索普等地的20至30代韩国青年,更发现许多韩国打工青年都在实践“逃离朝鲜”的口号。“逃离朝鲜”一词(???)与“地狱朝鲜”出现的时间差不多,皆是在2015年左右,透露出韩国现代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想逃离自己国家的心声。

 澳洲居南韩打工度假国家首位

《韩民族日报》指出,韩国于1995年和澳洲政府签订打工度假签证协议,允许18至30岁的韩国青年在澳洲进行为期1年的旅行、就业或语言研修。如果具备一定条件,还可以延长1年签证(即二次签证),据说年轻人只要带着100万韩元(约合新台币2.6万),便可以在澳洲找到工作,并赚取足够的生活费。

这些韩国青年之所以愿意来到澳洲做苦工,除跟当地多为农牧业有关外,澳洲政府也规定,如果韩国打工度假签证者想要获得二次签证,必须要有农场劳动的经验,盼藉此吸引外国签证者从事本国人不愿从事的工作。澳洲规定,持打工度假签证者必须从事88天以上的农作物种植、畜牧业、矿产业等特定业务,才能获得二次签证。 据韩国外交部打工度假情报中心统计,韩国2010年至2013年至澳洲进行打工度假的民众,约维持在3万左右,且有逐年成长的趋势,与其他签定打工度假签证协议的国家,例如:加拿大、日本相比,为韩国民众中最热门的打工度假圣地。

来澳打工度假真那么好?日韩年轻人为何也往澳洲跑

澳洲为南韩青年打工度假的首选,加拿大、纽西兰则排名在后。(维基百科)

政焕在澳洲的工作虽然辛劳,但领的薪水是在韩国时的2倍,在雪梨经营流学院的亚太国际教育振兴院室长李智秀则指出,因学历等条件较不佳,难以在韩国国内找到理想工作的青年,就算到澳洲从事打扫卫生等较低收入的工作,时薪也比韩国高约2倍,导致越来越多韩国青年选择向外发展。尽管澳洲打工度假薪酬看似优渥,但签证者最多也只能滞留2年,回国后能否重新适应原本的社会环境,值得深思。

日本——主要来学英文

而邻近的日本又是什么情况呢?据日本外务省资料显示,日本当局于1980年与澳洲政府签订协议,开放打工度假签证,限制年龄一样是18至30岁。日本澳洲生活情报网站“NICHIGO PRESS”访问曾前往澳洲打工度假、今年29岁的牧山史仁分享经验。

005.jpg

 目前仍在澳洲打工度假的牧山史仁,梦想回日本后自己开一家冲浪店。

003.jpg

牧山在日本就读大学毕业后,曾在药妆店担任经理工作约5年,而后在2015年6月前往澳洲打工度假,期满1年后二次签证,至今已有近2年的工作经历。谈到申请契机,牧山说:“我的梦想是在日本开一家冲浪店,因为想学习澳洲的冲浪文化,才决定申请打工度假签证。”

牧山表示,他当时约准备100万日圆的生活费,最初住在多人分租的公寓,房租为每周100美金,与一般租屋相比较便宜,但因为房客大多是学生,浴室、厨房等公共空间常常会很乱。而后牧山搬到另一间分租公寓,每周约花费120美金,室友从西班牙、中国、南韩到挪威人都有,虽然可以藉此结交各国朋友,但文化差异也造成对应上的困难。

到外国进行打工度假的青年,多半事前、或到当地时透过网路找工作,牧山除一边学习英文外,也在农场进行打工,每天工时约10小时,且高达40度的高温常常让他苦不堪言,但每周约可赚进800至900美金,薪资相对优渥。

文化差异仍有磨合空间

牧山说,在他工作的地方有来自意大利、阿富汗、南非、台湾、荷兰、德国、瑞士、英国、韩国,甚至是孟加拉的青年,大家虽然本国语言不同,但却能靠着英文串起彼此,随着长期一起工作、相处产生感情,每次下了班也会一起出去玩,但有时候在工作上仍会因文化差异而遇到难题。 相较于韩国青年选择向外发展,主要是受国内找工作困难、薪资低影响,日本青年则是想要增进自己的英文能力,或对某个在澳洲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兴趣,想到当地学习后再回国发展。像日本海外留学、打工度假相关机构“地球の歩き方 成功する留学”内,就有1名在22岁时前往澳洲打工度假,最后成功归国转至外商旅馆工作的女性。

来澳打工度假真那么好?日韩年轻人为何也往澳洲跑

申请打工度假签证当时22岁的五十岚麻美,归国后成功进入自己想要的外商旅馆工作。

April 26,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April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May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