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不起眼的后院竟然这么危险?很多澳人面临隐形杀手

数十年来铅污染给人类健康造成的影响一直受到关注,现在科学家们发现,这种有毒的污染物不再对澳洲主要城市的空气质量构成威胁。

但有一点可能令人惊讶,科学家警告,在大多数澳人最不起疑的地方,铅污染仍是个问题,这个地方就是不起眼的后院。

研究者对澳洲工业铅污染首次进行全面调查,总结出了上述发现。从南澳麦克拉伦谷有60年种植历史的设拉子(Shiraz)和赤霞珠葡萄园到普通的地衣(Lichens),一支由研究人员组成的国际团队利用各种事物观察大气中铅含量的升降。

来自悉尼麦考里大学(Macquarie University)的马克-泰勒(Mark Taylor)教授负责带领这次的研究。他们发现,20世纪含铅汽油等来源产生了大量的铅排放。

“确实有明确信号显示,上世纪70年代含铅汽油的排放量达到顶峰,然后19世纪末大气中的铅含量也处在峰值,那时候时我们在Broken Hill和Port Pirie有很多个铅熔炼厂,”泰勒称。

“在铅污染方面,如今我们看到环境更干净了。相关监管推动空气中的铅浓度下降,现在基本都都低于我们主要城市的监测上限。”

土壤和灰尘可能构成危险

但也有坏消息。科学家们警告,铅污染仍是澳人后院存在的一个问题。

“这是个遗留问题——土壤和灰尘会对住在污染严重的特定地区的居民造成危害,”泰勒说道。

研究发现,从人们饲养的家鸡身上可以明显地看到后院的污染程度。它们就好比现代版的“矿井中的金丝雀”。

  多年来,铅中毒一般都与汽油和油漆有关。

但土壤被证明是最新的“罪魁祸首”,兽医表示,他们治疗的铅中毒动物越来越多,主要是家鸡。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澳人在后院种菜和养鸡,悉尼居民乔治-马尼亚蒂斯(George Maniatis)就是其中一个。

最近他养的一只鸡生病了。

“这只母鸡不再生蛋,她开始四处走动,像个醉汉一样跌跌撞撞。她的翅膀往下耷拉着,不再进食,于是我开始担心起来,”他说。

马尼亚蒂斯把他的母鸡送到兽医那,血检证实了这只鸡是铅中毒。“读值都超标了,”他说。

“我有些震惊,因为我觉得一切都很正常。我把它们喂得很好,照顾得很好,但很显然是土壤受污染了。”

  家鸡中毒的案例日益增多

鸟类和珍奇动物专家、兽医亚历克斯-罗森威克斯(Alex Rosenwax)表示,马尼亚蒂斯的经历并不罕见。

他说,他平均每周要为一只受到铅中毒的动物看诊,忙的时候每天要接诊两只动物。

“我认为这种趋势在鸡的身上体现得越来越明显,”罗森威克斯说道。

根据澳洲研究所的研究,有越来越多澳人在自己的后院种菜和养鸡。

  它发现,城市里有多达48%的家庭种植某种形式的可食用农产品。

不过泰勒教授提醒道,居民应该多加小心,特别是如果他们住在内城区或者他们的房子是在70年代之前建的。

泰勒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他测量的200个悉尼家庭的后院中,有40%的土壤铅含量高于澳洲的健康标准。

April 10,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April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May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