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新闻

校园性侵害报告遭雪藏 受害学生痛斥「对得起我们吗?」

一份面向数千人的调查将揭开澳大利亚校园内普遍存在的性骚扰,但学生们将无法得知自己学校的情况有多么糟糕,因为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将不会公开发布个别大学的调查数据。

此外,人权委员会还被指控对参与调查的3.9万名学生进行“不合情理的研究”,没有获得全面的伦理批准,而且最终没有对调查结果提出任何可以强制实施的建议,“背叛”了那些为了推动改革而强忍伤痛、分享个人血泪经历的受访学生。

尽管许多大学领导人私下都认为公开这些数据将是促成改变的最有效催化剂,但人权委员会还是决定不公开发布每个大学的事件数据。

1491260655820.jpg

性别歧视专员詹金斯(Kate Jenkins)说,她会“鼓励大学公布自己的数据”。

人权委员会小区大奖的前获得者以及新州州长预防暴力侵害妇女理事会的前成员费内尔(Nina Funnell),抨击人权委员会在澳大利亚大学联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的赞助下,进行了“不合理”和“严重不道德的研究”。

费内尔在星期二公布的一封致全澳学生领袖的信中,指责人权委员会“剥削强奸和性侵犯的幸存者,挖掘他们的故事,以虚假的借口引诱他们参与调查”。

她说:“我就是那1000多人之一,我们花费大量的时间详细说明自己遭受的暴力和可怕的经历,只因为我们相信这可以带来有意义的变革。”

“但现在,我们发现,提交的意见书从未获得道德上的批准,更糟糕的是,被告知调查将提出建议,才决定参加的受害者和学生,现在悲痛地发现,本研究根本没有提出任何建议。”

校园性侵害报告遭雪藏 受害学生痛斥「对得起我们吗?」

图说:工党议员Jo Haylen

上一次,由布罗德里克(Elizabeth Broderick)领导的,对澳大利亚国防军中性侵害的调查报告提出了14项建议。

但这一次,人权委员会特别顾问霍尔(Matt Hall)证实,这项调查将“确定行动和改革的领域,而不是提出建议”。

墨尔本皇家理工大学(RMIT)司法和法律研究讲师鲍威尔(Anastasia Powell)表示,幸存者一旦发现调查缺乏可强制执行的建议,将会悲恸欲绝,

鲍威尔博士说:“研究过程要求他们重新回忆创伤,深入回顾自己的遭遇。”

“我们知道,这些性侵害的幸存者正是因为想要看到改变,才参与到这种研究中,所以当研究人员以研究最终会提出某些建议,来鼓励他们参与时,不但破坏了研究过程,而且是对经历痛苦过程的性侵害幸存者真正的不尊重。”

April 4,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April 2017
M T W T F S S
« Mar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