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新闻

外劳深陷签证欺诈噩梦 被敲诈勒索奴役还求告无门

说起自己无意之中成为签证欺诈的受害者,被敲诈、被奴役的故事时,Pawanjeet Heir的眼里噙着眼泪。

据《悉尼晨锋报》报道,现在,她面对的是最可怕的噩梦:与丈夫和儿子一起被驱逐出境。他们已经对辜负了他们的体制不抱任何希望了。

Heir不是一个人。澳洲到处都是剥削外籍劳工的事,签证欺诈也一样。大部分受害者担心被驱逐,因此不敢公开说出自己的遭遇。

Heir的噩梦始于2013年。她在Gumtree上面看到一则招厨师,并担保457签证的广告。酬劳看上去也很合理,在阿德莱德北区一家印度餐馆工作,签三年合同,一年工资是5.25万澳元。

  由于找到担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一家特别想要永久居留权,于是决定从墨尔本搬家去阿德莱德。

但是,六周后,一切就开始不对劲了,她的老板变得专横起来。

“他说,我不能给你付工资,因为我担保你了,你得给我免费劳动,”她说道,“他接着找我要钱,说‘如果你不给,我就取消担保,你就会被驱逐’。”

2013年8月,他找Heir要3万澳元办签证。“我们都很害怕,所以按他说的给他钱了。我只能免费为他工作。”

接下来的两年半时间里,Heir一周工作六天,拿不到一分钱。几个月后,她的老板开始用起所谓的现金返还欺诈手段,即他的公司给Heir付工资,Heir的丈夫取出差不多的钱,再用现金还给Heir的老板。

接着,Heir又被索要2万澳元,否则面临被驱逐的后果。“他说:‘你去找移民部门的话,我一点事都没有,因为我是这个国家的公民,但他们肯定会把你赶回印度’。”

2015年8月,Heir经历了人生中最痛苦的几个小时。她在工作时阑尾穿孔了。老板不让她去医院,直到下班。这导致她出现多种并发症,在医院住了好几周。“他跟我说,我得回去工作。”

敲诈、勒索、现金返还欺诈和奴役每天都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城郊餐馆和美甲店很常见。大部分人默默地承受了。

有的雇主为绝望的外籍劳工提供担保,获得好处。有的雇主则用工作和担保诱骗外籍劳工,让他们陷入被勒索的噩梦之中。

外籍劳工为了获得签证需要支付3万澳元到15万澳元的费用,具体取决于签证类型、工作类型和工人的国籍。参与这种非法行为的公司都能获得巨大的好处。在Heir的案子里,好处就是现金和免费劳动力。

Domino’s前门店经理Azrael Yin说,很多小企业出售担保权。“我知道有一个人获得担保后,每周工作60小时,只能拿到40小时的工资。”

Yin表示,另一家特许店为两名外籍劳工担保,向他们收了成千上万元,最后又不兑现。“其中一名工人被剥削后,回中国去了。”

一旦,外籍劳工投诉,担保很可能会被取消。找不到新的担保人的话,他们只能面对被驱逐的命运。找到合法的担保人不容易,而且也没有什么法规来保护被剥削的工人。

Migrant Solutions移民经纪人Mark Glazbrook说,Heir的案子是他当经纪人多年以来遇到过的最恶劣的案子。他在2015年10月接了Heir的案子,还有同一家公司担保的多名员工的案子。

文件显示,2015年9月,澳洲边境局警告称,5月以来,该公司就被监控了,出现一系列问题,包括给边境局提交虚假的、具有误导性的信息,向员工支付现金,而且没有做适当的记录等等。“有的员工签名的现金支付收据上写着的日期是他们还没来澳洲的时候。”

2015年10月20日,Heir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就被告知她工作的公司已经不能当担保人了。于是,她的签证也被取消了。

Heir的丈夫Raj后来也辞去了工作。他们联系澳洲税务局和公平工作专员,想拿到被克扣的工资,但因为那家公司破产了,他们什么都拿不到。他们申请部长级干预,但也失败了。

现在,他们不能工作,也没有钱,只能搬回墨尔本和亲戚住。他们的最后希望是联邦法院5月的听证,但他们不抱什么希望。

March 27, 2017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March 2017
M T W T F S S
« Feb   Apr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