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多元文化只是空谈?! 白人家庭不屑与移民上同样学校

2002年,Yarra市府宣称墨尔本内北区是一个“难民欢迎区”。

但在这个热烈支持绿党的地区——以及在雪梨内西区的左倾郊区——观念进步的中产阶级家庭被指刻意避开难民、原住民或非英文背景学生多的学校。

“他们在逃跑。”非裔小区领袖及前难民内加(Abeselom Nega)说,白人家庭似乎正在逃离墨尔本内城区有大量非裔澳洲学生就读的学校,当中许多学生都住在社会保障房里。

内加谴责这些家庭有种族主义,他承认这个有争议的指责是“一顶大帽子”,但坚持认为,“除了我说的这种”,没有其他解释了。

“讽刺的是,在这些地方,居民可以说是进步的代表了;这还真是自相矛盾。”他说。

雪梨科技大学艺术与社会科学系的高级讲师何女士(Christina Ho)说,内加关于种族主义的指控“过于简单”。

不过,何女士同意,即使是在观念进步的内城区,父母对多元文化的支持也“止步于校门口”。何女士说,她最近参与了一项研究,显示“在涉及我们的孩子时,对多元文化的支持就停止了”,她说“我们看到很多案例”。

e20520a88f4ca0ca48172f257ede010c.jpg

何女士说,在雪梨北岸,以白人学生为主的高级私立学校和亚裔青睐的精英公立学校都可以发现“惊人的”种族隔离程度。

政府资助的MySchool网站提供的最新统计数据,更是坐实了澳洲白人父母不愿选择靠近墨尔本Fitzroy、Carlton和Flemington社会保障房大楼的低收费天主教和公立学校。

去年,就读于Fitzroy Primary,Carlton Primary和Sacred Heart Primary的学生,高达90%到94%都来自非英文背景或者原住民背景。只有3%的Sacred Heart Primary学生家长的社会经济地位(SES)处于顶层四分之一。SES是一项衡量父母的社会和教育优势的指标。

然而,在附近的Fitzroy North Primary,Princes Hill Primary和Carlton North Primary,大约70%的学生家长——几乎是全澳平均值的三倍——SES处于顶层,而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学生来自非英文背景。

然而,Fitzroy Primary和更“高端”的Fitzroy North Primary,都位于绿党议员班特(Adam Bandt)的选区,在7月份的联邦大选中充当了投票站。绿党全澳最高的两个得票率结果就出自这两个投票站,而绿党是一个支持难民和寻求庇护者的党派。

位于雪梨郊区Waterloo的Our Lady of Mount Carmel Catholic School是全澳最弱势和多元化的学校之一:71%的学生是原住民,另外25%来自移民家庭,超过90%的学生居住在Redfern和Waterloo的社会保障房区域。

该校的校长法瑞尔(John Farell)说,当该校的学生被称为“弱势学生”时,孩子们坚持“我们不是弱势学生”。随着周边地区建起新公寓,法瑞尔希望他的学校能够吸引多种多样的学生。但这实现了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他承认,资源更好的家庭往往会选择非本地学校,“据我们所知,他们都走了”。

December 12, 2016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December 2016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