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新闻

华生爱追名牌出手阔气 澳奢侈品商店瞄准商机

Coco只有18岁,但已经很喜欢名牌产品,她有一个Louis Vuitton的背包,零售价超过2000澳元。

但这甚至还算不上Coco拥有的最贵的东西。这个荣誉属于她与朋友们一起作为投资购入的Hermes限量版手袋,价值2万澳元,但她从来都不用。“全世界只有几个而已,所以这很值。”

Coco并不是什么东西都要买名牌,她从各种商店买衣服,包括Gap,她的太阳镜来自韩国品牌Gentle Monster。但她拥有大约10个名牌手袋。

作为一名在澳洲留学的中国学生,Coco的父母帮她支付一部分费用,但她自己也有一些投资收入。

“我买这些东西可以用一辈子,所以我觉得很值。”她谈到自己购买名牌的习惯时说。

Coco不是个例,她只是越来越多在澳洲生活的富裕中国人之一,他们在购买奢侈品时出手阔绰,促使奢侈品销售“大幅上涨”。

b29b09bf4ceaac085df6167970c141f8.jpg

澳洲已经目睹了中国买家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现在,其他企业也开始明白中国人的购买力有多么惊人。

Coco说,她的大部分朋友也都会购买名牌,其他中国留学生也对news.com.au表示赞同。

“一些中国留学生真的很有钱,他们买各种昂贵的商品。”19岁的Nicole说。她说她每年只买一个名牌手袋,她最贵的东西是一件价值2000澳元的Valentino手袋。

20岁的Lexi也有朋友花大钱购买奢侈品。当被问及是否喜欢名牌产品时,她说:“每个女孩都喜欢。”她最贵的东西是一个价值1000澳元的Celine包包,是她的父母在巴黎买给她的。

虽然许多人都在海外购买名牌商品,因为更便宜,但很多人会在澳洲消费。

现在,企业正在唤醒中国人的购买力,他们倾向于将购物作为娱乐活动,并且愿意为奢侈品花大钱。

315b8d975d6f284b2a323264dd2c1b86.jpg

许多奢侈品牌都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如Prada,Mui Mui,Gucci和Monards越来越多地在澳洲设立商店,以吸引中国移民的消费能力。Vogue澳洲的主编麦肯(Edwina McCann)说:“澳洲从没有过这么富有的移民人口。”

过去,移民可能是难民,或者那些寻找更好生活的人。但最近涌入的富裕中国人把孩子送到澳洲上学,许多留学生毕业后选择留下来享受澳洲悠闲的生活方式,同时保持对名牌产品的胃口。

麦肯说:“我们听说有在澳留学生到奢侈品店,买了1.6万澳元的手袋,前所未见。”

“此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以学生为主的群体愿意花这么多钱购买奢侈品。”

麦肯表示,并非所有的增长都来自中国,中东和东南亚的消费者也作出了贡献。但海外华人的市场已经变得如此有利可图,品牌开始瞄准他们的购买力。

澳洲人通常会参与更加细腻和以生活风尚为主导的奢侈品消费,而中国人则更愿意花大钱购买名牌产品,特别是珠宝和手表。

麦肯说,在维州的一次Monards活动中,这家豪华珠宝与手表零售商展出了一支价值400万澳元的手表。

Tiffany正计划在雪梨开设一家全新的全球旗舰店,并将在全球推广。

 

不只是关于名牌

虽然奢侈品行业受益于中国消费者的涌入,但其他企业也感受到了机遇。

今年,雪梨居民史密斯(Faith Smith)推出了一个太阳镜品牌,号称“为亚洲人量身打造”。

史密斯一家是马来西亚的华人移民,她说,亚洲人佩戴西方品牌的太阳镜很容易滑下来。“我这辈子买了太多不合适的太阳镜,所以我创立了这个品牌。”史密斯的品牌Yay Sunshine有更深的鼻托,框架离脸部更远,亚洲人佩戴起来更舒适。

史密斯瞄准居住在澳洲的亚洲人市场,“澳洲6%的人口是亚洲女性”,她说。这些女性的品味已经西化,不一定想买亚洲品牌。“我们想提供一个与众不同的选择,又不会太贵,丢了也不会太心痛,一副400-500澳元。”

人人都有机会

麦肯表示,澳洲企业肯定有机会利用旅外华人的消费能力,并创造出属于澳洲自己的名牌。她说,零售商已经做出了响应,特别是在留学生群体中。

但这也存在挑战,麦肯说,中国政府正在努力把更多钱留在国内,对从海外带进中国的奢侈品实施了奢侈税,这影响了销售。

December 1, 2016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December 2016
M T W T F S S
« Nov   Jan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OUR WECHAT
OUR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