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of the Remarkables mountain range in Queenstown, New Zealand.
侨报新闻

7-11便利店只是冰山一角 留学生在澳工作被剥削已成系统

据《卫报》报导,对很多人来说,那些来到澳洲前的承诺在到达机场的那一刻就已经灰飞烟灭,而随之而来的是压迫。

这些年轻人中有些人是第一次来到海外。那些韩国学生和工人听信了那些阳光和乐趣、薪资不错的工作以及学习或打工度假机会的承诺,他们来到了澳洲。

但是,结果他们却发现自己困在过度拥挤的住处,干的是建筑工地的体力活,在餐馆里整夜打扫,工作条件也很残酷,时薪也只有可怜的9元。

在很多情况下,这些工人没有合同,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是在为谁工作。而还有人的护照都被雇主收缴,导致他们无法离开。

澳洲政府公平工作专员表示,他们发现在澳洲工作的韩国人经常会出现薪资短缺的现象。这种现象大部分出现在新州,过去两年新州有至少24家韩国公司被制裁。

  政府新设立的流动性工人工作组组长菲尔斯(Allan Fels)对《卫报》表示,这些工人在澳洲受到的剥削是“系统性的…这样的做法是深植于部分职业的行为中的”。

工人Joe Haln表示,他在雪梨做的很多工作中都受到了剥削,当他提出不满时就会被解雇。Haln表示,很多情况下,工人在到达澳洲的那一刻就被控制了。

“仲介和剥削者本身都是有紧密联系的,所有事情从一开始就是组织好的。大家到达机场之后,就有人去接这些工人,送他们上火车,带他们到住宿的地方。说是住宿的地方,但是更像是一个奴隶营。这些工人被送到一个房间,七八个人一间房,每天早上很早就要起来,被赶到工地上去。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为谁工作。这就像是被迫的劳动力。就像是奴隶,这些人一点都不自由。”

Haln表示,有时候,雇主会把工人的护照拿走,这些人没有雇佣合同,也没有就工作条件和薪资达成协议。为了支付租金、食物以及其他开销,他们的钱所剩无几。

有些在澳洲学习的学生通过韩国当地的媒体找到工作。有些工作公开的时薪为12元,但是澳洲相关法律规定,最低时薪应该是17.7元。

Haln也表示,住宿环境非常差,甚至连脚都伸展不开,动物都不应当如此,更何况人。

按照规定,持有学生签证来澳的韩国人在学期期间,两周内的工作时间不能超过40小时。但是雇主却经常强迫学生工作更长时间。如果学生抱怨或拒绝工作,他们就会被立刻解雇。但是这些学生也不能上报,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行为本身就是违反签证条件的,上报很有可能让自己待在澳洲的权利被取消。他们只能妥协。

Haln说:“有时候,雇主会说‘我要上报给移民局,你会被遣返’,这些人什么办法都没有,他们很害怕。”

统计数据显示,现在在澳洲有100万人持有临时居住签证,其中主要包括打工度假者、457签证持有者、学生和纽西兰人。逾7.5万韩国人现居澳洲,其中过半都在雪梨。其中只有不到10%的人在家里会说英语。

7-11便利店被发现给工人的时薪低至5元之后,澳洲就业部长卡什(Michaelia Cash)就宣布成立流动性工人工作组,改革澳洲经济中出现的剥削工人现象。

政府也加大了对那些剥削工人的雇主的惩罚力度。

相关人士表示,受到剥削的工人中,大部分都来自南亚、中国和韩国。

October 31, 2016

About Author

21ccn-Sean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Newsletter

Calendar
October 2016
M T W T F S S
« Sep   Nov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OUR WECHAT
OUR WECHAT